首页 > 孔子学院 > 孔院名师 > 矢志扬汉学(图)

矢志扬汉学(图)

http://www.chinesecio.com 2009年09月24日 21:35 《孔子学院》第二期

字号:


许嘉璐

在第九届国际汉语教学研讨会上,第九届和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著名语言学家许嘉璐先生当选为新一届世界汉语教学学会会长。会闭,许先生感叹道:"我在60 岁之前,就已经按照自己的愿望逐渐退出学术界的领导职位,如今在古稀之年,竟然于2008 年12 月15 日晚21 时成为世界汉语教学学会的会长,实在是我始料未及的。"

许先生的始料未及,却是汉语教学界的众望所归。

独上高楼

1959年,22岁的许嘉璐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之后留校,教授训诂学,并师从章太炎先生的再传弟子、黄侃先生的得意门生陆宗达先生以及萧璋先生、俞敏先生。陆先生曾告诫他,文字与音韵如鸟之两翼,只有训诂学才是这只鸟的主体。许先生自此秉承老师的教导,一头钻在训诂学这门冷僻的学问里头做了三十多年的研究,成为当代知名的训诂学家。

而先生却经常谦逊地说:"我在自己从事的专业--训诂学领域,至今也没能登上前人之堂,进入藏宝之室,可谓初志未了。"针对训诂学学科在各大学备受冷落的状况,他也经常呼吁所有设中文系、历史系、哲学系、新闻学院等人文系所的大学都应该开训诂学这门学科。"汉语教学的关键是语义。研究语义的是什么?就是训诂学,现代汉语也只有用训诂学的知识才能理解透。"许先生一语道破训诂学的玄机,仿佛把书斋里珍贵神秘的老古董取出来,打开一看,其实都是实用的玩意儿。他强调,训诂学是开启浩瀚国学经典的钥匙,没有这把钥匙,国学的复兴就是空谈。

许先生出了一系列演讲汇编,分别取名为《未了集》、《未安集》、《未辍集》、《未惬集》、《未成集》,从中可以感觉到许先生对自己所从事的每一项工作,从训诂研究、汉语教学,到文化官员和国家议政要员,都有着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永不知止欲,有着中国传统文人那种"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习性和境界。

衣带渐宽

许先生不只一次地强调:"自己民族传统文化与时代精神的结合,是一个人素质的根本!" 1994 年4 月,他接受了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任的任命。这对其学术生活不啻为一个极大的转折。他说:"到了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以后,才真正了解到了这个部委所承担的是什么任务,而这又和我们国家的进步多么息息相关。恐怕是中国知识分子共同的习性催着我,发现它对于我们国家、对于人民有用,于是就拼命做起来。"

许先生上任后的第一要务是把文字信息处理工作抓起来。中文信息处理是一个文、理、工相结合的领域。于是当年57 岁的许先生开始钻研起计算机语言学,在繁重的工作造成身体不适,以至于数日不能进餐的情况下,却坚持研究并推进这一工作的开展。

从中国古代汉语到计算机语言,许先生说自己是"横跨了五千里"。 而从纯语言的研究到对中华文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思考,许先生则跨越了中华五千年。

"我不是文化学家,但是始终认为研究语言而不兼及文化,就可能深入不下去。"许先生说,这是学术本身的启发。

"我还有另一个奢望:想给学生趟一趟路,希望他们中将来能有人利用语言修养的优势,在探索中华文化的发展规律、中华文化与其他民族文化对比方面有所建树,有助于更多的人产生'文化的自觉',理性地认识中华民族的走向。"这不仅包含许先生作为教育家对自己学生学术成长的关切,也包含他作为一名学者对整个民族文化复兴的关切。

1998 年至2008 年,许先生连任第九届和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先生说,在学术研究过程中,总是产生" 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困惑,于是就想就文化的宏观问题做点什么。作为国家议政要员,许先生得以从宏观的视角对中国文化的现状进行更深入的调研和思考。

针对近年来的" 国学热",他肯定地说,这是儒家思想新一轮的回归,所谓"回归",是反思,是回味,是恢复记忆,是再到祖宗的怀里吸吮民族的营养丰富的乳汁;这是历史的必然,其势不可挡。

在欣喜于文化复兴萌芽的同时,许先生仍然怀着一种传统文人天然的忧患意识。他说, 中国目前有一个情况值得注意,就是在文化领域里出现断裂,精英文化,或者是高雅文化,与大众文化完全是两个世界,互不搭界。 他提倡在研究中华文化的时候,专家学者都应该考虑如何走到人民中去。

对于中国文化与世界的关系,走遍世界各地进行调研、演讲的许先生是很有感触的。他说:"现在世界各国急切地向中国伸出手,让我们给它们介绍中华文化,而我们只能拿出京剧、高跷、剪纸、泥人等,这些都是文化形态,既不是文化的整体,也不是文化的精髓和核心。而只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对中华文化的自觉,我们才能把自己的文化更全面、更准确地贡献给世界文化。"

老骥伏枥

步入古稀之年,许先生继续在文化领域辛勤耕耘。以国际汉语教育和传播中华文化为使命的孔子学院自创办之初,就得到许先生的大力支持,并身体力行地参与孔子学院的建设。

"前几年我不说'汉语热',现在我可以说,世界各国'开始出现'汉语热现象了。"作为严谨的语言学家,许先生这样来概括他游历多国孔子学院后的感受。

他说,在英国,爱丁堡大学专门为孔子学院拨出好校舍、好设备,并树立了一尊第一批赴英国留学的、在医学领域建树不凡的中国人黄宽的塑像。

他还谈到在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孔子学院一位学生讲着一口漂亮的普通话。他说,这个年轻人唱周杰伦的歌,连含混不清的吐字风格也模仿得惟妙惟肖……

所有这些都让他感慨,世界各国民众对汉语学习的需求和热情,对了解中华文化的渴望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

许先生对教书一业情未了。近几年来,他在国际汉语教育领域倾注了大量的时间和心血。2006 年,为顺应国外汉语学习热潮,经教育部批准,北京师范大学招收了首批国际汉语教育专业硕士47 名,许先生亲任"班长"。一年后,这些学生全部被国外汉语教育机构吸收。

在第九届国际汉语教学研讨会闭幕式上,新当选为世界汉语学会会长的许先生做了施政讲话,提出学会今后的所有活动都应该围绕和落脚于推动各国汉语教学相关的学术研究,并表示要在吸收学会20 多年发展经验的基础上走改革之路。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仍然是人到古稀的许先生之真实写照,也是他对所有从事汉语教学和中国文化传承与传播的同仁们寄予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