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孔子学院 > 孔院名师 > 汉字情缘(图)

汉字情缘(图)

http://www.chinesecio.com 2009年09月25日 21:35 《孔子学院》第三期

字号:


白乐桑

作为首任法国汉语总督学,全欧首位汉语教学法博士生导师,法国汉语教师协会的创始人及首任会长,白乐桑与汉字--这个在西方人眼里神秘的方块字,结下了不解之缘。

"中国人"白乐桑

白乐桑的外号是"中国人"。这个外号伴随了他40年。1969年开始学习汉语的时候,周围的朋友就给他取名为"Chinois"--"中国人"。"那是出于对汉语学习者的好奇",白乐桑说,"你不知道,当我从一份中文报纸上找到刚刚学到的几个汉字时有多么欣喜,因此误了地铁站是常有的事。"可以想象,在当年法国巴黎的地铁里,人们以怎样诧异的眼神打量这位沉醉于中国方块字的年轻人。

而今,周围的同事依然喜欢称他为"中国人"。白乐桑说:"我任教的东方语言文化学院,是世界上教授语种最多的大学,教授93种语言。我观察了一下我的同事,日语系的同事和中文系的同事,都是法国人,可他们在为人、交际方面是很不一样的。这就是因为我们都下意识地受到所学习的语言文化的熏染。"

1972年,白乐桑大学毕业。那时,中国国门紧闭,学汉语没有一点出路。在他打算放弃汉语学习时,法中两国文化交流恢复了,他幸运地成为法国第一批公派赴华留学生。

1973至1975年成为白乐桑终生铭记的岁月,为白乐桑后来的职业生涯奠定了深厚的基础。白乐桑在他的著作《再见了,中国--我的七零印迹》中记录了他当年是怎样充满好奇地探寻一个神秘国度,虽然时常带着不解,但始终保有对这个民族的敬重。

回国后白乐桑就一直从事汉语教学和推广工作,他潜心研究中国语言文学,成为法国著名的汉学家。他最喜欢鲁迅的作品,尤其推崇《孔乙己》。

鲁迅笔下的"孔乙己",那个"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现今的中国人或许已经淡忘了。而白乐桑却经常提及这个人物。他说:"这是两个时代之间的人物,自己是一个传统社会的人,没有办法触及新时代。"鲁迅笔下的阿Q、祥林嫂和孔乙己深刻体现了20世纪上半叶中国人的生存状态和国民性。"而今,中国人的生存状态大有改观,但国民性格却没有变化",白乐桑说,"中国人依然是善良和坚忍的。"

相对于孔乙己,白乐桑称他幸运多了,赶上了汉语的"大潮流"。从事汉语教学30多年,白乐桑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人。他对改革开放的最初感受缘于一场舞会。"大约在1979年的时候,我第二次来到中国,在北大突然听到一个消息,说是要恢复舞会,这对我们来说可是件新鲜事,因为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后来我去参加了舞会,我们玩得非常开心。"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与外国在人才交流上日益频繁。他说:"现在,除了大批中国留学生走出国门,越来越多的欧洲人也开始前往中国工作和学习,有了这样大幅度的人才流动,难怪汉语能以如此快的速度在全球推广。"

汉字在我眼里最美

"汉字在我的眼里是最美的。"白乐桑说。曾经,法国人把掌握神秘的方块字当作一种挑战,而白乐桑就是希望用汉语这一神奇的领域来检验一下自己的能力,没想到一下子被汉字所吸引,一发不可收。

"如果没有汉字,我就不会选择学汉语。"白乐桑认为,汉字的形象性正是其魅力所在。其实在大多数西方人看来,汉字本身就传达了中国文化的魅力。在巴黎街头,中式餐馆随处可见,法国人在享受中国美食的同时,也对餐馆门牌上形形色色的汉字充满兴趣。不懂得字义没有关系,法国人觉得汉字就是一门优雅的艺术,一笔一画都能给人无限的遐想。

白乐桑说,我在教课时,总有学生问我每个字的字义,这是西方学生的学习习惯,跟西方的语言文字有关。有些无师自通的"拆字家"甚至能从汉字中窥知中西两种文明暗合的内容。如果将"船"字拆解为"舟"、"八"和"口",这会令人想到中国人知道诺亚方舟上的人数;而"婪"字可以拆解为"林"和"女",这恰恰暗示了夏娃偷吃禁果的罪行。

白乐桑在汉语教学实践和理论研究中推崇"字本位"的教学方法。他先后担纲主编了《汉语语法使用说明》、《汉字的表意王国》、《说字解词词典》等专著十余部,发表学术文章六十余篇。而他的"字本位"之教学理念一直贯穿始终。

汉语教学离不开传播学

2006年春,法国教育部顺应"汉语热"的潮流,设立专职汉语总督学,专司全法汉语教学大纲和考试大纲的制定与修改、汉语师资力量的考核和聘用。众望所归,从事了30多年汉语教学的白乐桑当选为法国首位汉语总督学。

在国际汉语教学研讨会上,在巴黎语言博览会上,在"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法国赛区中,在法国首届中文国际班研讨会上,人们都能看见白乐桑忙碌的身影。

根据法国教育部近期发布的《法国汉语教学发展报告》,近年来,法国学习汉语的人数迅速增长,汉语已经从原来外语教学的第9位上升到第5位。目前全法共有27个学区的19所小学、352所中学开设汉语课程。1994-2007年,仅巴黎学区人数就增长了170%。按照当前的发展速度,10年以后全法汉语学习人数将达16万人。

对于当前的汉语热,白乐桑说,实际上,法国人早在两个世纪前就对中国的语言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19世纪开始,法国人就开始编写汉语词典和语法书,几乎可以形成完整的序列。

而现在,随着中国与欧洲各国经济交往和人员往来的飞速发展,汉语在法国几乎成为一张就业王牌。白乐桑说:"汉语目前的实用价值,结合其作为东方文化的神奇魅力,增加了汉语的吸引力。"他相信,汉语教学在法国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在法国一些很偏远的地方,连一个华人都没有,那些小镇也有很多学校要求开设汉语课,而且不仅是高中或初中,甚至小学都有开设汉语课的愿望。"他说。

面对国内汉语学习需求的日益高涨,白乐桑感觉到最大的挑战是招聘合格的汉语教师。他承认,在法国找中国人不难,找会说汉语的人也不难,难的是找到会教汉语的人。

他说:"汉语教学不仅是语言学的范畴,我们在其中必须使用传播学的理念和技巧,才能真正让我们的学生轻松、愉快地去学习它。"他希望在汉语教师培训中要增加传播学的课程。

在给一位中国朋友的信中,白乐桑说:"30多年前,我是法国寂寞的汉语知音,而今,数以万计的法国人学习方块字的热情高涨。而我愿意为他们架设一座通向中华文明的桥梁。"